• 2010-07-06   03:59:05

    E儿——六吕,抱抱 - [心情季]

    半夜去看cp6大家的日志。

    看到六吕的这篇的时候哭的不成样子。

    她说:CP6回來之後我打電話給媽媽,告訴她我還是真的真的很喜歡畫畫。

    可能說夢想什麽的有點矯情,都是大人了,再也沒有權力也沒有時間想著那麼遙遠的東西。
    但是這個時候,我是真的覺得自己能和一群有夢想的,並且能夠一直朝著它去努力的人們在一起,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看到这里我基本觉得手在键盘上已经发抖了但却生涩地一个字也敲不出来……

    然而最后写的太长,博客都不让我发出来……

     

    看哭我了T T
    我想说不管怎么样,你要走下去。
    也许再早几年,早到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会对你说“你TM敢不给老子继续画呢!?”但是就像你说的,都是大人了,我没有那个权力这样强加你。
    很想好抱抱你。
    想起来上次没有好好抱抱你再走,我更想哭了现在。比起自己画画,更多的时候我希望看到的是你们的画,对于我来说你们在世界各处这么画着对于我来说就是莫大的幸福。所以不管怎样,请画下去。看不到你的画我会很难过的。
    我突然想说很多但是找不到话头了。
    以前总是觉得如果我足够强大,就可以和你们在一起,却走着走着迷失了。虽然高考时,在我和家里的冷战后,局势给了我优势,但是现在的专业压得我很累。我还是没有能伸手就握住你们的手,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笨拙。只是我还不想停下,我还不能停下,我还看得见你们啊,不管多远,还能看得见我就不能停下,骂我矫情也好做作也好,我爱你们啊,爱着你们的画和你们心里的世界。除非我身体拖不动了,谁也别想叫我离开。
    fish就在前几天还和我说,60岁的时候我们都还要一起出本。普通人看起来实在很好笑,甚至想象起来场景似乎很猥琐吧。但是我想说,请你和我一起。一起猥琐下去吧。60大寿(受)的时候我们出一部好东西吧。梦想如此奢侈,但并不是不可以去想啊,亲爱的。我的梦想里没有你们,那还算什么梦想。


    抽死我吧,大半夜哭着哭着写了那么多难为情的(挖坟

    于是找不到什么总结的话。

    只有为我们这些努力想画画的孩子们加油。

  • 2010-05-27   23:13:46

    珍爱的cp6的民那~ - [心情季]

    早晨起来到处找日记本,结果发现它被我遗忘在了安徽的家里。
    上海这次聚会如果不记录下来我会抱憾终生吧。lisk,fish,酪,久,六吕,贝壳,拓,卡卡,利亚……珍爱你们。我好久不会因为想起什么就突然哭了,但是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哭。想起lisk最后的眼神我就一直哭,然后笑。我觉得被爱了。我觉得不想分开。我觉得不是做梦因为被子湿了,冰冰的。
    在上海的两天里,见了太多东西,却也接受的很快,画画的人都是单纯而可爱的人,会为喜欢的东西自然地喜于表,引起共鸣。会突然感动了就抱在一起。这样的温度才让人觉得真的活着。
    期间和贝壳回家的路上就在伤感,那其实还是聚会没进行到多少的时候,两个人抱怨着时间太短了就独自叨念起自己心里挂念的人,一路的哼哼声。(在旅馆的那几位有没有穷打喷嚏啊嗬嗬嗬)我那天晚上更是因为见到了病摊在床上的老人,哭得停不下来。我想着我外公苦难的一生,也直到离开我也不在他身边,我没有像他看着我那样深切地长久地注视过他,我甚至在高考前几个月赶走了他们。我没有好好送走他,我怕他在另一边过的不够好……然而是事实上我不记得当时我想了多少,就只是注视着老人不停地流泪,像是归还,像是赎罪。
    我们在半夜上海大街的路中央拦车,觉得自己帅爆了。(囧)然后回到那群人中,满身的兴奋地情愫。lisk像个大抱枕,说话又直又纯真,本身她的生活就像一个金绿色的花园,有画有歌有梦想,让人觉得很专注自己很享受,在娱乐了自己的同时娱乐了周围的人,花园里开满了笑颜。拓很美型,久很萌,这一对多次把我们闪到了,但他们相互却丝毫不受干扰,很……难以形容那种感受,有些苦闷。我是说我。拓经常一掀衣角就众人尖叫,久而习以为常的无视掉。然而萌久却在玩psp火拼的时候冒出“你妹!”这个词……好想吐槽,没有地方吐好苦闷。这次见到六吕其实感觉特别奇迹,同lisk和fish妹一样,算起来我们认识也快五年了,其间她不停的换马甲着实让我怒了,而这次去之前我也是抱着去漫展上逮她的心,因为她在电话里笑的嘎嘎嘎的说我这辈子都别想逮到她。我靠!于是见面还最住一起真是奇迹。六吕是个很好的人,很亲切很像老朋友,和在网上感觉是一样的,让人无比安心。贝壳是可爱腹黑的利亚是呆的,唯独fish的感觉是生疏的,难以触碰。
    然后当然还有老公。老公比我想象的还要娇羞可爱,没有说社么板着脸很可怕什么的,从头到脚都很舒服,身上还有很好闻的香水味。我们同样戴一顶黑帽子搀在一把伞下,真是像在做梦。但是好色度真是……高啊。我们俩在一起完全是一个黄!也于是我特满足。她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拓……)我甚至害怕她被抢走。T T
    回来的那晚——回广州的那晚,我被lisk告白了,于是又止不住哭了。五年了我们真的不容易。这漫长的五年我们升学了又在各自的画中发展,看着彼此的画成长,发觉着彼此的生活。那么下个五年我们会怎样?又会在哪里呢?有些人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有些人就成为了商业的附属品,那我们会怎样?
    我们约好了暑假出去玩,我去逛街为老公买了一对鞋。我们的生活在微妙的联系中平行着,想着你们也在这么并行着我怎么可能不欣喜落泪?
    因为我们还牵着手啊,我第一次那么深切的想到,觉得自己也不再是自己一个人了。

    再次,珍爱你们。
    你们的FM。

     

     

  • 嘛……去朋友那里逛了一下就做了测试。

    测试结果如下。心理老了五岁……(=口=突然发现自己在暴自己的年龄??!!

    记得几年以前我还和喜欢的人聊天的时候做过这种测试。两个人一起测,于是对比明显。

    我当时是初三,结果心理年龄在小学。

    艾维嘲笑我,其实也觉得很无奈吧,他心理年龄是个老年人。

    也就是除去皮囊……我们是爷爷和孙女的关系,囧!(我靠!啥?爷爷带孙子玩呢!

    也于是后来结果这样了吧。

    我真希望是晚几年再遇见他,比如现在。

    这个结果真是相当不错呢。可以说很合适吧。

     

    于是还有几p完稿。我去了。

    (最近大家都在自挂东南枝呢……我要不要也去一下呢?)